PTE 最新真题机经 & 学习模版资料

免费领取

何忻 Peter 校长的“猩际”迷航

2018 年 9 月 5 日小猩

猩际PTE校长  何忻(Peter)



在念书的时候,我常常想起Jobs的一句话:


“We’re here to put a dent in the universe. Otherwise why else even be here?”

 

这一次,作为猩际的校长,我想带着所有人,在PTE教育领域,留下属于我们的痕迹。



星辰大海

从做梦到逐梦


前天,当Frank将他成功八炸的消息告知我时,掐指算了算,他已经是我教出的第73个 “七炸“ “八炸” 的学生了。


然而在423天之前,我还是一名普普通通的“大疆”工程师,意外涉足这个行业,未曾想过在不知不觉之中,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。


我是在Jobs老爷子的影响下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的。每一期的Apple发布会我都会看,从Macbook到iPhone也都用得非常开心。


慢慢地,研发出工业设计精湛、人机交互友好的产品,成为了自己的理想。由此,一步一步,走进了墨尔本大学,读了计算机科学专业(Computer Science)。

在念书的时候,我常常想起Jobs的一句话:“We’re here to put a dent in the universe. Otherwise why else even be here?” (若无法留痕于世,我因何而存在)

 

那我呢?

 

我一直把这句话视作工程师的信条,却一直缺少一个真正实践它的机会。

 

第一个机会来临的时候,是在毕业的时候。

 

澳洲本身市场规模较小,互联网企业岗位是有限的,而我又对于互联网行业有浓厚的兴趣。在这个时候,我拿到了大疆的offer,便在大疆开启了我的工程师之路。


然而事情并不如愿,和许许多多人一样,在最初的工作中,我只是大疆中的一颗螺丝钉。虽然凡事都要从点滴起步,但“Put a dent”一直是我的执念。在工作一段时间后,不甘平凡的我选择了离开,考虑回到澳洲寻找机会。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我面前:


签证需要语言成绩。


于是我与PTE的初次约会,是以学生的身份开始的

 

为了顺利的通过考试,取得一个优秀的成绩,我付费学习了一家机构的课程。最大的感觉是:


1. 老师上课时废话连篇,效率极低,分明五分钟可以讲清的问题,偏偏能说两小时。


2.老师的专业性不高,也并不能针对我存在的问题提出具体建议


更严重的是,由于教学体系的混乱以及老师盲目的投机取巧,他们甚至可能将人带入学习的歧途,当时诸如“口语语速越快越好”“SWT全用and”之类的旁门左道甚嚣尘上。

我当时就想,为什么没有一套简洁明了、直击痛点的入门视频呢?当时恰逢考试结束,便自发对这一段时间的学习做了总结。于是,三个月的录制,有了你们现在在官网看到的这一套入门视频的原始版本


这算不算是一次“Put a dent”的尝试呢?


升级过后的网站





双面人生

从工程师到老师


在我自己“9炸”之后,有朋友开始找我上一对一,经常有学生跟我聊天,他们的困扰与我当初付费体验的感受是一样的。


 我想,语培行业,不就应当是老师帮助学生定位问题直击痛点,指出他之后该怎么出分吗?用 80% 的上课时间讲段子,讲方法,也不针对学生个体情况做针对性的建议,真的对学生出分有帮助的吗?


当时,虽然只有几个学生,但白天还要上班,累的要死,唯一能感觉到快乐的时候就是看到学生一个个出成绩,发成绩单给我,说很感谢我,就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。


但总兼职两份工作也不是个事儿,而且和看到学生们出成绩时的成就感比起来,一个没有成就感的软件工程师不是我想要的。


实际上,在临近毕业的时候,因为互联网教育行业的热度上升,跟同学做过一个HeySenior项目,帮助学生找线下辅导老师,算是我对教育行业的初体验。


我想,这一次,索性辞职,投身到教育行业好了。


It’s time to put a dent in the universe.


一开始想找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创业,当时没人看好这个项目。


但教研的工作也不能停下,于是把入门视频和PPT做了升级之后放到网站上,想让学生能直接入门,之后找我上课的时候,我只要告诉他们练习中存在的问题在哪里,教他们怎么提高就行了。


早上找合伙人,下午录视频,晚上上课,一天就睡4个小时,这样的生活太过于刻骨铭心


我希望学生们能在入门视频、app和网站联系到规划中的在线学习计划及反馈系统中,形成一个学、练、反馈的完整且专业的学习生态系统


凌晨四点钟

这是一杯有“毒”的咖啡




“猩际”启航

从船员到船长


我原本没有急着想要扩大团队,但是公司运营了一段时间之后,发现仅仅作为一个老师,无法做到“Put a dent in the universe”。


况且开发兼教学,透支了我的精力。关于搭建学习生态系统的构想在短时间内只能是纸上谈兵。


谢天谢地,当我决定扩大团队的时候,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。

 

我们组建了想要切切实实为学生服务,可以在教学过程中获得成就感,并且能一起分享教学理念和方法的教研团队。

 

但仅有教研团队是不够的,我们又组建了一个新的技术团队。负责技术的小伙伴都以学生的需要和体验为出发点,希望能够做出以提高学生学习效率为目标的产品。


负责教学一线工作的老师,班主任都至少是 8 炸;开发,运营的核心成员都是均分75分以上。


我坚信,只有整个猩际团队懂PTE,才能真正懂得PTE考生的痛点,才能真正的做出学生需要的教学内容


当初我们见不得别人效率低下,用源源不断的废话浪费考生的时间,所以我们奉行效率至上的原则。


曾经我们不满意别人忽略个体,以投机取巧的谬论自说自话,于是我们创设了陪伴式教学的形式。


一时间,我们可能没办法做到“Put a dent in the universe”。


但这一次,作为猩际的校长,我想带着所有人,在PTE教育行业,留下属于我们的痕迹




别走开,下面还有福利